用物理方法分离后再作保存

2020-07-16 15:22

目前,欧绿保已建立了5个位于新界及港九的区域性回收中心、8个设于回收中心之间的卫星收集站、与本地零售商签订了2000余份合作回收协议……

在解释回收旧电器服务之余,半分多钟的宣传广告还介绍了循环再造征费措施,这笔费用用于“支持废旧电器除毒、拆解、转废为材等妥善处理”。

港岛铜锣湾中原电器店铺职员杨先生向记者表示,尚未接到公司的价格调整通知,“市场竞争压力大,循环再造征费比例较低,应该暂时不会加价。”记者在店铺内发现,相比于8月1日之前的电器售价,中原电器的部分品牌电视、冰箱价格反而有减无增,借此提升店铺竞争力。

征费法例甫一出台,便掀起不少业内热议。本该供应商承担的循环再造征费,会不会通过售价调整转嫁于消费者身上?

据了解,欧绿保营运weee·park属自负盈亏模式,但每年可根据回收总量向政府申请部分资助,目前收支状况基本平衡。环境局也表示,新征收的循环再造费用,将有一定比例用于补贴weee·park营运。

而另一边厢,4号处理线上的电视机显示屏切割器也另藏玄机。郑坚明两手比画着,向记者演示道,“液晶电视屏的背光灯条内含有微量水银,必须人手移除。既要切开显示屏又不能破坏玻璃光管,这就需要机械手臂‘大显神通’。”当传输带上的电视屏进入测算范围,机械手臂就会自动测量屏幕的大小及厚度,再根据测定尺寸调节手臂开合度,在平稳夹紧屏幕后沿四边进行精准切割。“(机械手臂)小巧又灵活,每小时处理量为180件,也就是每20秒就能切开一个显示屏。”

黄锦星在废电器计划运行头两天走访业界后对媒体表示,这项计划可改善以往回收商胡乱弃置废旧电器引发的环境污染问题,已取得多数市民的普遍理解和支持。环境保护署也同时巡查百余个零售点,暂未发现违规商户。

记者来到面积约3.7万平方米的处理厂房。厂内设置的4条处理线错落有致、运行顺畅,顷刻间便可将废电器拆解、切碎。“在‘四电一脑’中,冰箱最难处理。”郑坚明向记者详细解释1号及2号处理线说,首先将冰箱中的氯氟烃(cfc)或氢氯氟烃(hfc)等有毒制冷剂抽取出来,压缩并密封于罐中,送至化学废物处理中心;其次向破碎机内注入惰性气体或氮气,在氧气浓度较低的环境下切割冰箱机体;最后将密度不同的金属及塑胶等二次物料,用物理方法分离后再作保存。

2016年初,欧绿保综合环保(香港)有限公司中标后受特区政府委托,开始动工兴建全港第一个废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及回收设施“weee·park”,园区2018年3月正式开幕,为香港废电器计划的平稳实施打下基础。

据香港《产品环保责任(受管制电器)规例》细则,“四电一脑”供应商必须经环境保护署登记后方可分发相关电器,同时亦须履行申报及缴付循环再造征费的法定责任,违例者最高可处罚款10万元港币。

据特区政府统计资料显示,香港现在每年产生超过7万吨废电器电子产品,其中85%为“四电一脑”等主要家用设备,绝大部分会出口至其它地区重用或回收。“但长远看来,依赖出口来处理废电器并不是持续可行的方案。”黄锦星坦言,政府于2012年已开展研究,探索在本港建设废电器回收设施的可行性。

不少位于港岛中西区的小型电器零售商2017年底已参与环境局的废电器先行计划。信兴电器便是其中之一。该店经理向记者介绍,半年多来,店铺配送新货及回收旧货运作顺畅,超过八成都可在同一天内完成。但他也坦言,废电器计划尚新,熟知并使用服务的市民仍是少数,未来旧电器回收数量一定会逐渐增长。

“可别小看了废电器,它们浑身是宝。”他笑说,以空调为例,其外壳为铜、扇叶为铝、机身为铁,切割提炼后能为市场提供源源不断的二次物料,“转废为材,weee·park可谓是‘城市中的采矿场’!”

“欧绿保为大众提供全天候的免费除旧服务。”欧绿保首席技术总监郑坚明向记者介绍说,市民只要拨打回收热线,即可预约上门时间,“自废电器计划实施以来,我们平均每天可处理500宗除旧服务”。

也有市民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价格调整表示理解,认为消费者既然使用了电器,就应当承担相应的“环保责任”,但期望加价幅度控制在1%至2%的合理范围内。有意购置新电视的市民程小姐则说不介意电器售价上调,“愿意多出些钱,为环保尽一份力”。

郑坚明介绍,自2017年10月初期运行至今,园区已累计处理约4500吨废电器,“在废电器计划下,我们会按需增加运营时间,预计最大年处理量可达5.7万吨,每年减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相当于250万棵树的吸收总量。”